您的位置:  »  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和网络老公做爱本站 域名www.2XBXB.com
和网络老公做爱

31岁,结婚3年了,我老公很能赚钱,也很忙。我经常是两三个星期能见到他一次,没说几句话,他就又匆匆的走了。我在一所中学教书,不是很忙,平时没有课的时候就备备课,上上网,打打麻将。我喜欢在打完麻将后,坐在电脑前,上上网就睡觉。别人都觉得我幸福,有个能干的老公,其实他们不知道,真正让我幸福的是我有两个丈夫,一个33岁,一个18岁。

我和他,也就是我18岁的那个老公是8个月前,在网上认识的。他在QQ上写的是32岁。我一直也没有发现他是个高中生,因为每次视频他都不让我看脸。他,很会调情,每次和他聊,他都会把我逗得面红耳赤,乳头变硬。在他一再要求下,我就叫他老公,每次和他聊完我都会手淫,他满足了我寂寞的心,我也在手淫中满足我总是无法满足的性欲。真正的越轨是从上个星期开始的。

上周六,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准时的坐到电脑前,他已经在那等我了。我们打开视频,聊了起来。“怎么样老婆?想我了吗?”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声音很兴奋。

“恩,好想。”

“跟他离了,嫁我吧!嘿嘿!”

“妳真想娶我?妳有什么好?嘻……”

“妳想要什么?”

“恩,妳不仅要喂饱我上面的嘴,还要喂饱下面那张。”

“恩,上面那张有点困难,不过下面的没问题。”

“净吹,我才不信那。”

“不信?哼哼,让妳见识见识……”说著,他竟然站了起来,一把从短裤里掏出了JB。他把视频对准JB,摆弄起来。

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,说不出话,只是盯着那根JB看。他的JB并不长,但的确很粗,高高的挺著,包皮自然的分开,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马眼。

“哈哈,害怕了吧?”

“怕什么?我又不是没见过,快收起来吧!”我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“为什么要收起来?”他坐了下来开始套弄,“我就是要让老婆看看,怎么样能喂饱妳吗?”

“恩,不知道啦……”看着他来回的套弄JB,我呼吸开始急促,胸部迅速的膨胀,乳头半硬,嗓子很干,好象在冒火。

“怎么样老婆,想不想摸摸老公的大鸡巴?很硬的呀,跟老公弄爽了,老公就用它好好折腾折腾妳,嘿嘿。”

我的确是很久没有看过、碰过男人的JB了,被他说得,无法忍受,心里痒得无法按奈,下面开始湿了起来,但我还想保持女人的矜持,只能吞吞吐吐的说:“去、去妳的,坏蛋,我才不稀罕那。”

“老婆,别和我装啦,看妳那脸红的,一定想要了吧,嘿嘿,说实话。”

我感到很窘,知道自己已经掩饰不住了,只好说:“恩,老公,老婆是有一点想。”

“告诉老公,妳有多久没尝过JB的滋味了?”

“很久了……”我不敢看他,“老公,妳怎么还不射呀?”

“那……哪那麽容易呀!”

“老公,妳想不想看我的……嘻嘻。”我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暴露欲,想让男人色色的观看我的身体,不管他是谁。

“想,想,老婆快点……”他激动的说。

“那妳等著。”说完,我离开了椅子。我飞快的跑到卧室,脱掉外衣、胸罩、裙子,换上低胸的露肩内衣,牛仔短裤和黑色的鱼网丝袜。我看着镜子里的我,白色的内衣把我本来就丰满的胸脯挤得更加挺拔,勾勒出一条深深的乳沟,短裤更是紧紧的包裹着我身为人妻而应有的圆臀,黑色的鱼网丝袜让我感觉自己就像街边肆无忌惮拉客的淫贱妓女,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兴奋不已。仿佛我已经不在是那个为人师表的女教师,而是,愿意出卖身体而换取肉体满足的荡妇。我悄悄的回到电脑前,拉开椅子,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“哇!老婆妳身材太好啦!”他兴奋不已。

“怎么样喜欢我的打扮吗?”媚笑着说道。

“喜欢,好喜欢,老婆妳真浪。”他加快了套弄的速度。

看到他快速的套弄JB,我忍不住开始翘首弄姿起来。我弯下腰,把视频对着自己的胸部,让他能够看到我深深的乳沟,我从两边把乳房挤到中间,微笑着揉搓。我的乳房太敏感,稍微一挤,原本半硬的乳头迅速的完全膨胀。我简直无法停手,越挤越想挤,快感像电流一样,从乳房直达阴部,我的蜜洞里已经是又湿又暖了。我被双手和欲望折磨得轻声呻吟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老婆,好老婆再骚点,快……我要射了……啊啊……刺激我……”

再他飞快的套弄下,他的龟头已经变成紫色,他也不断的呻吟,我转过身,背对视频,撅起屁股,让他欣赏。

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好圆的大屁股,太……太喜欢了!”

他的淫言秽语,让我湿透内裤,我一只手按在胸脯上胡乱揉搓,另一只则隔着牛仔短裤在丘肉、臀沟和阴户间摩挲,我不敢用力,仿佛阴部是装了水的气球,稍微用力,气球就会破掉。在我放荡的表演中,他的精子射满了视频,看得我口干舌燥。我真希望他就在我的眼前。他将视频上的精子擦净,我看见他那根JB,竟依然挺立著。

“哈,老公,妳的宝贝一点也不听话,怎么还不下去呀,妳可要好好教育它呀,嘻嘻……”

“老婆,它是见到妳又美又浪的样子,忍不住呀。”他嬉笑着说,“老婆,想不想真的试试?”

“……”

“说话呀,怕什么?”

“怎么试呀?”我小声的问道。

“妳来我这吧,好吗?”

“恩……算了吧,我有老公的呀。”我虽然很想答应他,但是我还没有忘记身为人妻的责任。

“什么呀!他满足不了妳,我可以呀,难道他是妳老公,我就不是?”他生气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乖老婆,求妳了,别可是了,妳忍心让它这么一直硬下去吗?”他晃动着JB,哀求我。

我被他逗乐了,红色脸说:“好啦,好啦,答应妳就是了啦。”

我们互留了电话,约定第二天的中午我去他家。这一夜,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。我被伦理和春梦折磨的体无完肤,最后,还是欲望战胜了伦理,我真的很久没有试过被男人的宝贝折腾得畅快淋漓的感觉了,我忍不了了!

第二天,我起得很早,我心里比下面还要痒,无论做什么,阴部总是湿湿的,好几次我都差点自慰起来。我先是洗澡,然后是把衣柜里的衣服,一件一件的试,又一件一件的放回去。我想打扮的不失庄重,又要让他看了就有反映。就这样,到了十一点我才决定下来。我选了一套挤压式的白色蕾丝纹胸和一条低腰的白色蕾丝内裤,一件红色的开胸短袖衫,下面是白色的套装裙和米色丝袜。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,透着人妇特有的成熟丰满。我满意的笑笑,提着皮包出了门。

上了出租车,司机不停的在后视镜里打量我,让我心里乐滋滋的。手机突然响了,“老婆!”是他的声音,“我正在活面。”

“哈哈,妳活面干什么呀?要给我包饺子呀?”

“不是,我把面团当做妳丰满的乳房,等一会妳来了,我就像捏面一样,把妳的乳房挤得舒舒服服的,还要吃妳的奶,嘿嘿。

“色狼。”我被他说得春心荡漾,“妳怎么那麽坏呀?”

“还有更坏的那,老婆,妳的下面是不是又湿又痒?等妳来了,老公给妳好好的挠挠。可别在车上自慰,弄湿了裤子,怎么下车呀?”

“啊……啊!”我说不出话,只是感觉胸口很涨,满脑子都是各种作爱的姿势,呼吸急促,我咽著口水,夹紧两腿,偷偷的不停摩擦。我不敢挪动身体,只要臀部一动,密汁就会不停的溢出。我想那个司机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,居然在出租车里,一边打色情电话,一边用腿安慰自己的水洞。这样,过了难熬的十几分钟,我在司机轻蔑的笑中给了钱,夹着双腿慢慢的向对面的楼房中走去。

在他的指点下,我来到了那栋大楼的302室,我关掉手机,平静了一下心情,开始敲门。很快门开了,站在门前的男人,留着光头,一丝不挂,昨晚我看见的那根又粗又黑的阳具挺立在腰间,他有1。78左右的身高,相当魁梧,但这一切却掩盖不了他那张年轻的脸。

“妳……妳是……”

“我是妳老公呀!”他一把把我拉进门。他家里不很大,两室一厅的房子,并不是很整洁,很像单身男人的住所。

“妳……妳多大了?”我有点呆了。

“妳看我像多大?”他岔开腿坐在我的对面,那根阳具示威似的挺立著。

“我看妳也就是高中生,妳为什么告诉我妳32岁了?”

“不愧是老师,看的比较准,我高二了。我要是不告诉妳32岁,妳也不会和我聊呀。”他嬉笑着说。我一下变得很窘,不知是走是留。

“我多大重要吗?我们谈得来,我还能满足妳,这就够了。”

“不行,妳这么小,我,我接受不了。”说著,我站了起来,慢慢的向问口走去,但心里却在犹豫,他魁梧的身体和那粗粗的阳具无一不吸引着我,我知道我爱上了他的身体。他见我犹豫,走到门前,堵住门。

“让我走嘛!”我哀求他。可他却走过来,一口吻住我的唇,双手抱住我的细腰。我的情欲被这一吻引发,我也搂住他粗粗的脖子,任由他厚实的舌头在我口中东闯西撞。上面是他的舌头,里面是我压抑以久的性欲。两者积压得我无法呼吸。我挣脱了他的嘴唇,急促的喘气。我擡起眼睛看他,他也正盯着我,我问:“我都31岁了,妳不嫌我老吗?”

“好老婆,我不嫌呀,妳喜欢妳成熟,而且还这么丰满,比那20几岁的女孩好多了。”

“妳最坏,就会哄人家,勾搭人家老婆,小坏蛋,看我不让我老公揍妳。”

“哼,他来了我也不怕,我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满足妳的,嘿嘿。”

“妳真坏,占了人家老婆,还说风凉话。”

他轻轻的舔我嘴唇,我也微微张开红唇,不停的吮吸它。他的双手从我腰间迅速滑到我丰满的臀部,隔着裙子,握住我肥硕的丘肉,把玩起来。他将丘肉向两边掰开,又快速的挤回中间。快感从我的后庭一阵阵的传到阴部,令原本裹在肉穴里的密汁一股股的溢出,没几下,内裤的阴部一带就湿塔塔的了,很讨厌的贴在了阴户上。

“舒服吗?”

“人家好湿啦……”

“是吗?”他熟练的从后面拉开我裙子的拉链,我顺从的扭著屁股,让他脱下我的裙子。“老婆,妳穿丝袜的腿好性感。”

说著,一只大手在我大腿和屁股间游走,他的JB更是硬硬的顶在我的腹部,我好想他快点插进我的水洞给我止痒,我真的不能再等了。我擡起左腿,用大腿内侧蹭他那长满毛的粗腿,腰部不停的扭动,蹭他硕大的龟头。

“啊……求妳了……快进来吧,快给我吧。”

“老婆,妳急什么?我还没玩够那。”说著,他双手搬起我的双腿到腰间,我迫不及待的两脚在他背后交叉,紧紧缠住他有力的腰部,就这样,他坐到**上,他用鼻子、舌头,不住的在我的乳沟上上下磨呀舔呀,我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,跟着他的节奏收腹挺胸,热浪一阵阵的从胸部传遍全身,我刺激的小穴骚痒难奈。我只有不挺的扭动屁股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蹭来蹭去,这样才能让湿湿的水穴得到暂时的安慰。

“啊。啊……老公,好老公,我的奶子好吃吗?”

“啊,好香,好嫩。”

“那妳可要好好吃呦!”

“那当然,我要把她们吃出奶来。”

“恩……妳好坏,好坏啦……”我羞笑着打他,“不给妳吃。”

我假装双手护住胸口,他那两只有力的大手,轻易就将它们掰开,然后翻开我的V字衣领,伸到我的纹胸中,一手抓住妳个肉弹,把她们挤在一起,托了出来。他并不急于攻击我的乳头,而是一松一紧的握著乳房,时而拉开她们,上下抖动。我从来也没试过这样被人玩奶,一阵阵春波从他的大手传到我的乳房,然后合拢在传递到子宫,刺激得它不停的往外分泌爱液,爽得我时而仰头时而伏首,双手不住的在自己的双肋上抚摩。

“啊……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啊啊……还有乳头……啊啊我要妳……要……啊……爱。爱它们……”

听到我浪浪的叫声,他用手指按住乳晕,伸出食指,用指甲快速的轻挠我的乳头。这种刺激真是太强烈啦!他的手指仿佛是带电的,一股股强大的电流从我的乳头迅速传到全身,爽得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,头部随着他的节奏微微的摇著,而且他每挠一下,我都会不自觉的低头含胸,试图躲开他手指的攻击。

更要命的是小穴。它今天本来就从未停止过流口水,搞得我的内裤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这次在他的轻挠之下,骚水更是流得既快又多,痒得我只能不停的夹紧双腿来挤压阴唇。强大的想被迅速插穴的欲望,无情的冲击着我寂寞的心,它从我的喉咙窜出化成一声声的淫叫:“啊啊啊……好老公……啊啊啊爽呀……恩啊……求妳……啊啊别玩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快进来……快……老婆要妳的……要啊……要……宝贝……啊啊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

听到我叫春,他并不说话,而是把我的大肉弹挤到一起,伸出舌头,在乳头上飞快的舔弄,不时的将她们吸进嘴里,用牙齿轻咬。我实在不能再忍受了,一直手搂住他的脖子,另一只手伸到裆部,隔着蕾丝内裤一下下的有力的摸穴。内裤的阴部已经湿得紧紧的包裹在阴户上了,手刚一触摸,手指就马上变得湿漉漉的,我握住他硬硬的JB,略微擡起屁股,用他的龟头在我的穴口又刺又磨。

“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来了……啊啊我精来了……啊啊啊丢了……丢了……”这样没几下,一大股骚水,从子宫浇了出来。我紧紧的抱住他的头享受着这种久违的畅快淋漓的感觉。

“呼呼……啊恩……呼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“老婆,妳真淫荡,这样就泄了,我大腿都被妳搞湿了。哈哈!”

我性欲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,我迅速从他身上下来,双手扶住茶几的边缘,高高的撅起屁股,一边扭动,一边哀求:“老公,好老公,我还要,还要……”

“怪不得人家说这30多岁的女人,如狼似虎,我真见识了,哈哈,别急,别急。”他笑吟吟的走了过来。

“好老公,求妳啦……快点,快点……”我快要哭出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,在第一次高潮以后,小穴痒得更加厉害。

“哈哈,来了来了。”说著,他蹲到我屁股后面,伸出中指在我阴部摸了摸,“老婆,妳可真骚,看妳湿得,像尿了裤子一样。”

“哎呀,妳怎么这么坏呀,快来吧,求妳了,好老公,亲老公。”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羞辱我,我越是兴奋,难道真像书上说的,女人都有受虐的倾向?我正想着,他猛的把我的内裤扯到膝盖,两手抓住我的大腿根,向外掰开。我回头看她正在观察我的阴部,羞得我央求道:“讨厌啦……又不是没见过,有什么好看的嘛,好老公,快进来啦!”

“不行,我要看清楚,否则一会迷了路就不好了,嘿嘿,好老婆,把妳的大屁股再撅起来一些。”

没有办法,我只好把腰又低了低,将屁股擡高了一些。

“恩,不错,阴户这么窄,一定夹得很紧,老婆,妳和几个男人搞过?妳嫁给妳老公的时候不是处女了吧?”

“妳问这个干什么呀?”

“好老婆,快告诉我。”

“结婚时当然不是处女了。没结婚之前我和5个男的好过,怎么了?”

“我说的嘛,大阴唇这么黑,一定是经常被JB进进出出。”他的拇指又向前挪了一点。

“哇!老婆,妳的阴蒂好大。”他兴奋的说。

“哎呀,好讨厌,妳进来吧,进来吧!”我扭动着屁股再次央求他。

“别,我先给妳舔舔。”说著,他将鼻子顶在我的臀沟上,舌间抵住我的阴户上,开始给我舔穴。可是舔了没几下,他就停了,埋怨道:“妳可真是骚货,下面这么骚,简直受不了。”

他的话羞得我无地自容,我的性器味道是有点弄,所以这么多年来,从来没有男人给我舔穴。

“我就直接进去,好好搞搞妳的骚逼。”他用龟头顶住我的穴口,稍微磨了磨。然后猛的用力。

“啊!”我叫了一声,我知道经过这么多年,我的小穴已经不如从前紧绷,但我还是感觉穴口是被他的大龟头硬生生的顶开的,我遇到过比他长的JB,但没遇到过这么粗的。“啊……妳轻点……轻点……太大……”

“嘿嘿,现在说不行了,晚了。”

我感觉他的JB在我的阴道里稍微退出了一点,还以为他是怜惜我,哪知道他是在“助跑”。他的腰往后稍微移了移,猛的一挺,“吱……啪。”一声清脆的性器撞击的声音。

“啊!”他已经整根插进我的阴道,龟头微微的能碰到花心。我只感觉整个下身突然涨大,疼痛徐徐传来。

“啊啊……真的好紧,老婆,妳真是逼中极品。”他很舒服的说,“怎么样,老公的JB大吗?有妳那个老公的大吗?”

“大……真大……比他的大多了……好老公……求妳了,轻点动。”

“好的,那我要动了。”说著,他慢慢的挺著腰,大JB在我的阴道里,微微的抽动。

“老公……现在又太轻了呀!”我回头看着他说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他皱了皱眉头,接着,慢慢的将整根肉棒抽出,只留龟头在我的洞里,还没等我回过头来,他腰一用力,开始快速的抽插。他插穴的本事真的很棒!他快速抽插七八下,然后停下,晃动屁股,研磨我的花心,手还不时的从下面拨弄我的阴蒂。我只感觉阴道里一会被涨慢,一会被掏空,JB像铁棍一样紧紧贴在阴道壁上摩擦,强烈的快感从阴道和阴蒂两处袭来,让我无法抗拒。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疼,可插了十几下,就只剩下快感。我激烈的迎合著他,长发随着“啪啪啪啪”的JB撞击小穴的声音而前后飞舞,在他每次停下攻击花心的时候,我更是拼命的夹紧大腿,收紧阴道,让他能够插得更深一点。

“啊啊啊……啊啊啊恩恩恩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好……爽。啊啊啊啊……好有力……老公……啊啊妳是啊啊啊男人……再深点……再深点呀……干我……对啊啊啊……恩恩……干我……”

“啊……我操我操我操……操死妳这个骚逼……啊……贱人……让妳啊让妳让妳送上门。操翻妳操翻妳。

就这样,他干了我有四五十下,减慢了速度,而是一下一下缓慢而又力的插到底再抽出来,再插到底。我知道他是在积攒体力,所以他每次插到底,我都把臀部使劲的撅起,来迎合他。这样弄了二十几下,他稍微一停,又开始快速的抽送。我的快感已经积累到极限了,就等著这最后的冲击。所以,他快速抽插了十五六下,突然快感开始由阴道壁持续的传送到花心,刺激著子宫,我开始全身猛烈的颤抖。

他知道我要丢精了,很有经验的把手伸到我的腹下,快速的拨弄阴蒂,我的叫声开始变大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我来了……

又丢了……啊……泄了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”一股热流从我的小腹猛的灌进阴道,我爽得不停的摇头,阴道更是下意识的快速收缩,他从后面抓住我的双手,肉棒在穴里不在抽动,嘴里哼著:“啊……好爽……浇得好爽……”我双手扶著桌子喘气,心里无比的畅快!我已经满足了。

“爽吗?”

“恩……呼呼真爽……真爽。”

“我还没爽那。”说著,他从我的穴里抽出依然挺立的JB,那样子好可怕。龟头比开始的时候还要大,而且紫紫的,上面能看到青筋。整根肉棒紧绷得好象一碰就会断。

他把肉棒在我屁股上蹭了蹭,我感觉湿湿的,我想是我的淫水吧。接着,他一把把我拉起来,推到墙上,抗起我的左腿,我右脚几乎悬空,什么也不说,噗滋……啪!又将肉棒狠狠的插到我的阴道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猛干起来。他太有力了,我根本无力挣扎。说实话,这个姿势很难受,但我更容易高潮。他插了有十几下,速度越来越快。我的快感是一阵阵的来,这次还没完,第二次就又来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我的淫水又一次涌出,浇到了他的龟头上,他射了出来。我只感觉,他全身抖动,腿有些晃,一大股热热的精液喷到我的花心上,阴道又是猛的一收缩,淫水又泄了出来。

这样过了几秒,他拔出半硬的阴茎,坐在**上喘气。我双手扶著膝盖一边喘气,一边说:“妳……妳……妳怎么射到……里面了!”

“射到……里面怎么了?我是……是妳老公……”不等他说完,我就去了厕所,把留在阴道里的精液清理出来。

我正撅著屁股,用卫生纸擦拭阴部,厕所的拉门刷的拉开,他走了进来,我猛的站起来:“妳,妳怎么进来了?”

“这是我家,我为什么不能进来?”他笑嘻嘻的一边说,一边坐在了马桶上,指了指重新勃起的阳具,“来,坐上来。”

我看着他,心想:今天一定要喂饱自己,不然又不知道哪天才有机会……我慢慢的走了过去,叉开双腿,阴部对准紧绷的龟头,慢慢的坐了下去。他的JB像一把锋利的长剑,顺利的从穴口剖开,滋……一直插到花心,我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,我开始慢慢的扭动细腰,它带动着屁股,让他的龟头能够更加完全的蹂躏我的花心。

他的双手有力的抓住我的肉弹,把他们挤扁,再把两个乳头相互的摩擦,那无法比拟的快感刺激得我抓心挠肝,心中的瘙痒无处发泄,我不由自主的屁股拼命的前后扭动,牙齿在我的下唇上留下一道道血印。我想他也一定爽到家了,我感觉他那双揉奶的手,拼命的把我的乳头挤进乳房里,又用力的挤出她们。

看着他舒服的表情,我开始动起来。我一下下的擡高屁股,然后猛的坐下,我们同时发出呻吟声,他双手狠狠的抓住我的丘肉,握在手里,每当我坐下,他就会挥起大手,打我的屁股,啪啪啪的响声,让我更加兴奋。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家,我身为人妻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用JB搞得死去活来,屁股更是让人打得啪啪作响,而且这个男人比我还要小,这一切的一切让我爽得乱丢精。

“啊啊啊啊……爽……打……我啊啊啊啊……我喜欢喜欢……”

“骚货……啊啊……干死……啊啊……”他抓住我的腰,使劲的上擡摇晃,帮助我抽插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…丢了…”我阴道里极度收缩,感觉就像小便一样,阴精狂泻而出,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。

他不等我休息,把我从他身上抱了起来,扔到马桶上,自己握住JB,快速的套弄,没几下,一小股精液射了出来,接着他一抖,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在了我的阴毛上。他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,鸡毛上面残留着我的大堆爱液。

我倒在马桶上一动也不想动,看着自己被精液射得湿湿的阴毛,除了满足,脑子一片空白……